北京时时彩qq群号多少:第二集 暗战之池 第九一六章 冰与火之歌(四)

    “……于明舟……与我自幼相识?!?br />
    下午的阳光从窗口射进来,二月的空气还有些凉。完颜青珏的疑问中,只见前方的年轻人望着自己摆在桌上的手指,平静地回忆和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与他第一次见面,是在景翰九年,我五岁那年的冬天……我左家是代代传文的大族,于家靠带兵起来,兴盛不过两代,与我左家旁系有过姻亲,那一年于明舟也五岁,他自幼聪慧,于世伯带着他上门,希望拜在我左家门下,专修文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武朝尚算兴盛,金国伐辽,眼见就要成功,武朝北伐之声正炽。叔爷爷见于明舟果然有几分机灵,便劝他文武兼修,于左家的私塾学文,后又着请几位朝中有名的武将,教习武艺谋略,我左家亦有几名孩子跟过去,我是其中之一,久而久之,与于明舟成了好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于明舟武将之家出身,身体康健,但性情平和。我自左家出来,虽非主脉,幼时却自视甚高……”

    房间里,在左文怀缓缓的讲述中,完颜青珏渐渐地拼凑起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。当然,许多的事情,与他之前所见的并不一样,例如他所见到的于明舟乃是个性情暴戾脾气极坏的年轻武将,自第一次败于陈凡之手后便嚷着要杀光华夏军的一切,哪里有半点性情平和的姿态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名叫左文怀的年轻人油头粉面,目光平静,看起来兔儿爷一般。除了见面时的那一拳,倒是没有了幼时“自视甚高”的痕迹。

    这是完颜青珏以往不曾听过的南方故事了。

    景翰九年,两名五岁的男孩在左家相识,之后由于性格的互补成了好友,左文怀心高气傲,常常是这对好朋友之中占主导地位的一人,而于明舟出身武将家庭,脾性相对柔和,在许多事情中,对左文怀总是能够给予迁就。

    孩提时的事情也并没有太多的新意,一道在私塾中逃课,一道挨罚,一道与同龄的孩子打架。当时的左端佑大概已经意识到了某个?;牡嚼?,对于这一批孩子更多的是要求他们修习武事,熟读军略、熟悉排兵布阵。

    武将门下有武将门下的氛围,除了打架斗殴的事情多一点,到得七八岁时,一帮心高气傲的天之骄子已经能够初步理解为武将的意义。在一次次打架之后疗伤的空隙里,一帮孩子们也都在立志将来要振兴武朝、收复幽燕,成为能为武朝横扫天下的卫青、霍去病。

    景翰朝过去,靖平之耻到来时,两名孩子还只在十岁出头的年纪上打转,无法为国分忧,其时外界都闹哄哄的,人心惶惶,左家也在忙着转移与避祸。作为河东大族,即便在中原初步沦陷之后,左端佑仍旧在当地坐镇,一面与投降女真的势力虚与委蛇,一面资助着中原的众多义军、反抗势力,展开抗争。但对于家中妇孺、孩子,那位老人还是先一步地将他们迁往江南,保留下未来的火种。

    左文怀与于明舟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转移到江南的,他们不曾感受到战火的威胁,却感受到了一直以来令人焦虑的一切:老师们换了又换,家中的大人不见踪影,世道混乱,无数的难民迁移到南方。

    曾经趾高气扬的孩子们眼前压下了混乱的阴影,但现实的压力对于孩子们来说暂时还算不了什么。然后到得建朔二年,左文怀与于明舟都到了十三岁的时候,有了八年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分别。

    此时的十三岁,距离这个年代孩子们的“成年”也已经不远了,少年们已经有了基本的逻辑构架,相约着等到再会的一日,能够携手奋战,屠灭金狗,复兴大武。

    当时的于明舟并不知道左文怀的去向,左文怀自己对家中的安排其实也并不清楚。在左端佑的授意下,一批年轻的左家少年被迅速地安排北上,到小苍河交由宁毅教导学习,这样的学习过程持续了两年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建朔三年,女真人开始进攻小苍河,掀开小苍河三年大战的序幕,宁毅一度想将这些孩子交回左家,以免在大战之中受到损伤,对不住左家的托付。但左端佑写信回来,表示了拒绝,老人要让家中的孩子,承受与华夏军子弟一样的打磨。若不能成材,即便回来,也是废物。

    建朔四年的秋天,左文怀等人才随着第一批离开的妇孺转移南下,其时他们已经体会过了小苍河被封锁时的艰难,见证了华夏军军人作战时的英姿。

    在这个年纪上,有一些东西,是见证过一次,便会镌刻在灵魂之中的。

    去到西南,参与了一定时间的建设后再度回到左家,左文怀已经是十六岁的“成年人”了。他与于明舟再度相见,灵魂之中的东西更类似于钢铁,当时小苍河三年大战刚刚落下帷幕,宁先生的死讯传了出来,左文怀的心中受到巨大的冲击,一方面是不能相信,另一方面则不由自主地开始思考着天下的未来。

    于明舟在虚假的歌舞升平中过了几年的时间,虽然思维仍旧阳光正直,但对于女真人的凶残理解已然不足,对于南武歌舞升平后的软弱亦只有些许的警惕,脑海中充满乐观的情绪。

    满十六岁的两人已经能够决定自己的未来,出于在小苍河学习到的严格的保密教育,左文怀一时间没有对于明舟表露三年以来的去向,他领着学业已成的于明舟离开江南,跨过长江,遍游中原,甚至一度抵达金国边境。

    小苍河大战结束后的一两年,是中原的情况最为混乱的时间,由于华夏军最后对中原各处军阀内部安插的奸细,以刘豫为首的“大齐”势力动作几乎疯狂,各地的饥荒、兵祸、各级官府的残暴、无数惨无人道的景象一一呈现在两名年轻人的面前,即便是经历了小苍河战争的左文怀都有些承受不了,更别提一直生活在歌舞升平之中的于明舟了。

    如此游历了一年之后,左文怀才渐渐地向于明舟讲述华夏军的事迹,向他说明过去几年在他小苍河见证的一切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也仅有十七岁的左文怀心中关于“把事情说开就能获得理解”的想法也仅是幻想。他最关键的三年,见证了小苍河、见证了华夏军的一切,而于明舟最关键的三年,却是生活在忠于武朝、刚直不阿的武将的教导之下。当听左文怀坦白了想法之后,两名好友展开了剧烈的争吵。

    “中原的一切都是华夏军造成的”、“宁立恒不过是鲁莽的屠夫”、“黑旗军才该背上整个天下的血债”……当左文怀说出华夏军的事迹,于明舟也开始了另一个方向上的控诉,情同手足的两人争吵了半个月,从口角升级为动手,当看起来文弱的左文怀一次次地将于明舟击倒在地上,于明帧择了与左文怀的割袍断义。

    “武朝必然会有黑旗之外的出路!”

    抱持着这样的信念,与左文怀分道扬镳之后,于明舟在中原那混乱的大地上又游历了将近一年,没有人知道他又看到了多少惨绝人寰的景象。左文怀则回到江南,进入到自己该做的工作里,一年以后他知道于明舟回来继续学习军略,对于左文怀很可能已经变成华夏军成员的事情,倒是从始至终不曾与其他人透露过。

    建朔九年开始,女真预备了第四次的南征,十年,天下陷入战火,才刚刚二十出头的于明舟做了一些事情,但必然是无济于事的。没有人知道,眼看着天下沦陷,这位还没有根基与能力的年轻人心中有着怎样的焦灼。

    如此一直到十一年的秋天,意外的情况才发生了,此时于谷生为求自保,投靠女真,被希尹支应着要前去攻打长沙,于明舟通过暗线联系到了左文怀。

    两人的再度见面,左文怀看见的是已经做出了某种决意的于明舟,他的眼底潜藏着血丝,隐约带着点疯狂的意味:“我有一个计划,或许能助你们击败银术可,守住长沙……你们能否配合?!?br />
    能够争取到援军,左文怀自然是连连点头答应,然而当于明舟大概说了个开头之后,左文怀则为这样的计划大大地摇了头。放弃自家的五万军队,争取女真上层的一个信任,以期待在关键的时候发挥决定性的作用,这样的想法太过考验运气,若真打算这样做,还不如尝试说服于谷生携大军反正。

    但于明舟只是讽刺地大笑:“投靠了金狗,便有半数家人已经落在他们的监视之下,且不说家父那个软蛋有没有反正的胆子,即便与你们携手作战,那五万老爷兵恐怕也经不起银术可的一次冲锋。凑人数的东西,你们要来何用?!?br />
    事后想来,当时决定出卖自家军队甚至出卖生父的于明舟,必然已经经历了一系列让他感到绝望的事情:中原的惨剧,江南的溃败,汉军的不堪一击,千万人的溃散与投降……

    在通过左文怀将军队的讯息转交给陈凡后,经历了第一次大败的于明舟在女真的军营中,遭遇了匆匆赶来的小王爷完颜青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有关于你的讯息,在当时才由我转交给于明舟,你见到的诸多细节,这才在以后的时日里,一一完善。你见到的那个暴躁又无能为力的于明舟,实际上,都来自于他对于你的模仿……”

    左文怀的说话声中,完颜青珏双手砰的砸在了桌面上,因为这句话中蕴含的羞辱,愤怒已极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完颜青珏的到来,增加了于明舟计划成功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作为希尹的弟子,金国的小王爷,完颜青珏在此次的长沙之战中,有着超然的地位。而他当然也不可能想到,当初他被华夏军俘虏的那段时间里,华夏军的参谋部,对他进行了大量的观察与分析,包括让人模仿他的行为、说话,扮演他的样貌。在陈凡最初击溃的三支军队中,李投鹤带领的一支,便是被扮成小王爷的华夏军队伍所迷惑,收到假的情报后遭遇到了斩首袭击而溃败。

    左文怀在华夏军中为于明舟做出了担保,此后完颜青珏的资料被交到于明舟的手上。

    在第一次的遇袭溃败当中,虽然于谷生大军被陈凡击退,但于明舟在溃败中表现出了一定的指挥实力,他收拢军队残部且战且退,显得颇有章法。但对汉军心防甚深的女真人并不会因为他的才能而赏识他,于明舟必须选择其他的方向。

    陈凡率领的部队人员不多,对于十余万的军队,只能选择击溃,但无法进行大规模的歼灭,于家军队溃败之后又被收拢起来。第二次的溃败选择在完颜青珏遇袭时发生,情报本身是由于明舟传出去的,他也率领了军队朝着完颜青珏靠近,巨大的混乱之中,于谷生遇袭而“死”,于明舟指挥着军队残部顽强作战,护住完颜青珏转移。

    这一战中,于明舟不仅“失去”父亲,而且失去左手的三根手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他的手指,是被他自己亲手剁下来的……我后来说,一根也就行了,他说一刀斩下,只掉一根太小气了,若剁了四根,手就废了,他舍不得?!?br />
    房间里左文怀平静的话语中,带着令人惊心动魄的战栗。完颜青珏深吸了一口气,当时那血淋淋的手与那几乎仇恨到癫狂的年轻将领的样子,他自然是记得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于明舟杀死了自己的一位叔叔,亲手绑架了自己的父亲,剁掉自己的三根手指之后,开始扮演起想对华夏军复仇的疯狂将领。

    他的仇恨与后来肆意发泄的丑态,完颜青珏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当年被华夏军轻轻松松地俘虏,是完颜青珏心中最大的痛,但他无法表现出对华夏军的报复心来。作为决策者尤其是谷神的弟子,他必须要表现出运筹帷幄的镇定来,在私下里,他更加畏惧着旁人因此事对他的嘲笑。

    于明舟表现出的那种更加不堪的丑态,让他找到了一面镜子,没错,自己也想要让华夏军人付出惨重的代价,也想屠杀对方的全家,看着对方嚎哭与求饶。这些庸俗的念头让他感到羞耻,也是因此,于明舟的痛苦,让他感到愉悦。

    恰巧于明舟还真不是个无能的将领,他有着不错的统率与运筹的能力,对于武朝的官场、军队中的许多事情,也了若指掌,在私下里,于明舟也格外懂得武朝的享乐之道,他会看似不经意地为完颜青珏提供一些享乐的渠道,会缴获一些完颜青珏心仪的珍玩,而后以绝不张扬的形式转交到完颜青珏的手上,而他也会换走一些用作“复仇”的军资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四个月时间的相处,完颜青珏终于完全信任了于明舟,于明舟所指挥的部队,也成为了长沙会战中最被金人倚重的汉军队伍之一。到得二月二十一,一场大规模的会战已经展开,于明舟在反复的计算后选择了动手。

    图穷匕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左文怀最后一次见到于明舟,是他满血丝,终于决定动手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十余年的好友,虽然也有过几年的分隔,但这几个月以来的碰头,彼此已经能够将许多话说开。左文怀其实有很多话想说,也想劝说他将整个计划再过一遍,但于明舟在这件事上,仍旧表现得刚愎自用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事情。宰了银术可,我们再来看看是谁厉害?!庇诿髦廴绱怂底?,神色傲岸,“……武朝也有能胜的办法。若多给我二十年,我用不着你们?!?br />
    他说完这些,微微有些犹豫,但终于……没有说出更多的话语。

    在整个作战的过程中,于明舟的机会只有一次。他抓住完颜青珏,随后搅乱了传讯的系统,发出早先草拟的假命令,以完颜青珏的名义将银术可的部队引入山中,以山势分割部队,随后调动大量的汉军堵住道路。

    他为银术可设下了大规模的地雷阵做埋伏,但计划仍旧没能赶上变化,作为纵横一生的女真老将,银术可先一步察觉出了问题,地雷阵并未对其造成巨大的损伤。山中的形势一片混乱,银术可率领精锐冲杀而出,要与大部队汇合。

    陈凡的部队尚在山间奔突,未曾赶到。于明舟亲率队伍上前堵截,意识到问题所在的银术可直扑于明舟本阵,于明舟使尽浑身解数,在山间或纠缠或逃跑,牵制住银术可。

    二月二十四这一天的清晨,鏖战整晚的于明舟率领数量不多的亲卫队,被银术可堵在了山间他投降太久,许多事情需要保密,身边真正有战力的部队毕竟不多,大量的部队在银术可的冲杀下不堪一击,最终只是漫山遍野的逃亡,到得被堵住的这一刻,于明舟半身染血,甲胄碎裂,他手持单刀,对着前方冲来的银术可部队放声大笑,发出挑战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银术可!爷爷是武朝人于明舟!是我让你走到这一步的!想要报仇,你可敢与我单挑”

    他的手在颤抖,几乎已经拿不住染血的长刀了,但一面喊,他还在一面往前走,眼中是刻骨铭心的、嗜血的仇恨,银术可接受了他的挑战,单枪匹马,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朝阳升起的时候,于明舟朝着金国的敌人,毫无保留地扑上前去,全力拼杀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于明舟不能来见你,二十四的早上,他在跟银术可的作战里牺牲了?!弊笪幕乘底呕?,“跟华夏军不同的是,他的同伴太少了,直到最后,也没有多少人能跟他并肩作战。这是武朝灭亡的原因。但生而为人,他确实没有输给这世界上的任何人?!?br />
    “他……”

    左文怀斟酌片刻,眼中闪过深深的悲戚,但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他面对的问题太巨大,他面对的世界太惨烈,要背负的责任太沉重,所以只能以这样决绝的方式来抗争,他出卖父亲,杀死亲人,自残肢体,放下尊严……是他的本性残暴吗?只因世事太糜烂,英雄便只能如此反抗。

    他一路厮杀,最后仗刀前行。有谁能比得过他呢?

    左文怀缓缓站起来,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情报的混乱,主帅的离队在战场上造成了巨大的损失,也是决定性的损失。

    银术可死于于明舟牺牲后的下一个时辰,陈凡率领部队追上了他。

    有人告诉了陈凡于明舟的死讯,不久之后,陈凡从战马上下来,走向穷途末路的女真主帅。

    “翻译给他听,银术可!给你个机会!你我二人,来决定这场战争的胜负!”

    银术可的战马已经死在了于明舟的刀下,他挥住卫队,扔开头盔,持枪往前。不久之后,这位女真宿将于浏阳县附近的坡地上,在激烈的厮杀中,被陈凡活生生地打死了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回书页]  [ 加入书签]  [章节报错]  [北京时时彩开奖走势图](快捷键→)
  • 讲政德如何落到实处(专家观点) 2019-03-15
  • DJ音乐绽放江西之巅 萍乡武功山帐篷节成功举办 2019-03-15
  • 平陆县纪委监委 对新遴选人员进行岗前“充电” 2019-03-12
  • [雷人]然后大家都一起跟你一样混起? 2018-09-17
  • 都昌一代课教师无证上岗体罚学生? 县教体局称将辞退 2018-09-17
  • 刘嘉玲:长江后浪一直涌来 2018-08-17
  • 重庆广播电视集团(总台)网站地图 2018-08-03
  • 938| 378| 825| 815| 350| 490| 805| 384| 687| 211|